阿梓

我在连“快乐”还不知道怎么写的时候,最快乐

———————————清明————————————

“梦里几回 谁人断肠——”飘渺虚无的歌声由远及近,一个白衣女子撑着一把油纸伞,从桥上,缓缓而来。

一位书生沉浸在这歌声里,不禁疑惑转头,痴痴望于这姑娘。

酒楼老板见后,坐于这书生身旁,见他不是本地人,闲来无事 ,便为这书生缓缓道出她的故事

这姑娘出生于一武官人家,名叫秦月初,样貌生得秀丽,从小被父亲手把手教骑马打仗,整日在后院里舞刀弄枪,练就了一副好身手,但她并不喜武,从小擅长诗词歌赋,长大后便自请于书院教书,被时人敬称为了秦先生。

那是一个春天,她正于清莲亭赏桃花,吟诗作赋。一位白衣公子刚巧路过,他便是刚刚考上进士的尹岚,见她后,感慨于她的才华,便走入亭子,欲与其探讨交流。秦先生向来尊敬有才学的人,便与他探讨起来。

在这期间,他们交流了很多,相见恨晚,便约定每月的今天,都来此共议这一月的感悟。

那一日,桃花盛放,一阵风过,纷纷扬扬,翩翩落下,为世界披上了粉色的新装。

转眼几年过去,犬戎进犯,国家兵荒马乱,尹岚看遍民间疾苦,欲救百姓于水火之中,遂弃文从武,自请领兵出征。他走的时间里,秦先生提心吊胆,此时她才明白,她已身陷对他的感情中,无法自拔。

那一个春日,他凯旋归来,回来时,带回一奇女子,刚一入京,便进宫请皇上赐婚,皇上看在他立了大功的份上,答应了,赐了他许多珍宝。

听到消息的这一日,她的心仿佛碎了一般,痛得无法呼吸。

那一年,桃花粉中带红,显得刺目。

次日,她拿起了她许久未动过的尖枪,前往皇宫,向皇上请命,甘愿为国效力,死,而无憾。其实,她不过是想站的与他近些而已。

战事持续了近两年,他的名声越来越响亮,被百姓称为战神。而她也从原来只会谈论诗词歌赋的小姑娘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女将军。

这一日,她骑着战马,立于军前,身后是千百军队。她英姿飒爽,周身弥漫着凛冽的战意。她明白,这一战,是无比关键的一战,是胜,是败,全在今天此刻。

战鼓擂擂,雷声滚滚,天上下起了雨,这对他们是很不利的,但是没有法子。她听见尹岚大喝一声“战!”便冲入敌军,四周响起号角声,双方军队冲在一起,厮杀起来。

四处哀鸿遍野,血流成河。战事持续了很久,她也不免疲倦起来,竟未看到旁边刺出来的一杆长枪,就在她愣神之际,尹岚一把推开了她,将自己的胸膛送入长枪面前。

时间仿佛停止了,她只看得到枪没入了他的胸膛,鲜血滴下,落在地上,绽出一朵朵鲜红的梅花。她看见了他的口型,“活下去”

那一刻,她好似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与心跳声...泪缓缓滴下...

她疯了一般,嘶吼一声,骑着战马,舞着长枪,冲入了敌军。将士们似被鼓舞,士气大涨,随她杀入敌军。

—————————————————————————

永安七年,犬戎败退,秦月初护国有功,封为护国大将军,尹岚因公殉职,追封安平侯。

那年春天,青莲亭桃花绽放着,却是刺目的红色。秦月初看着看着,终是落下泪来。

“后来,尹岚的骨灰,被撒入这河,此后,她便每一年清明,来此吊唁...”

话音未落,外面便传来一阵尖叫“快来人啊!有人跳河了!快来人啊!”

书生与那老板一同站起,望向门外。桥上只剩下了一把油纸伞。

许久,那老板叹了一口气,缓声道“今年,是第七年...他们终于可以团聚了...”

———————————————————————

红尘有梦,岁月迷离,闲词愁赋难为情。吟断刹那芳华,徒增伤心,幽禁了衣襟沾染的情殇;红颜弹指老,散了芬芳,痴了流年;胭脂沾染灰,葬了花魂,宝剑折卷刃,断了豪情;情有千千结,化为纸鹤,寄去谁的思念?恨有幽幽殇,化为青灯,彻悟谁的菩提?

  轻持眷恋,梳理红尘。便有了诉不完的流年旧事,道不尽的悲欢离合。一厢情缘交错,偏又两两多情,并非闲人怎能置身事外?一念清欢,一念凄惨,似乎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不信宿命难逃,又怎样,还是负了虔诚的祈祷,我终该如何再求得弹指逍遥?

  千年痴等,谁允情深?一抬手,挥一袖盛世风流,轻轻撩起无端的等待,我甘愿堕入风尘,寻找我曾揉碎一地的柔情,拼凑你如花的美貌。俯首翻刨情沙,想要拾捡一捧古老的故事在掌中柔动聚集,端详它的寓意,谁知无意间却捧落了它最美的结局。试问今生,我还如何延续没有你相牵的美丽?不记得谁曾说过,心若未死,依旧敢苦求重生之地,深掘韶华,定能种下绝世的牵挂。

  夙愿如故,我轻剪无边岁月泼墨成一纸情符,以为能将前世情缘牢牢禁锢,亦能够在今生得一人心安之若素。怎知,如此的小心翼翼却还是遗失了曾求的签,尽染了一份莫名的伤感。无奈,点一支老香,轻翻黄卷,我在佛前跪地幡然醒悟。可是,任我百般伸手,却怎么也拦不住时光的脚步。或许我还不愿懂得,有些路注定越走越远,有些人注定不便再见。然而,总有那么一些事想放却放不下,任凭它在心中慢慢发芽滋长,终有一天终会遮蔽青云与蓝天,一份曾经最美的憧憬,最深的祈盼。

  辗转浮生,回眸若梦。是谁轮回静守,叹一世寂寞难耐,恰逢薄叶凉秋,怜一季悲情难诉?莫不是欲语却又哽结于喉,我才会如此的安静,聆听自己早已潺弱的心跳。熟不解偏又扪心浅问,问尘世,世间人,斯人如逝,堪怜容颜尽廋;世间情,情愫如水,全都付之东流;世间缘,缘起缘灭,相见几时,离愁几许?仿佛一眨眼,一转身,又是一番半梦半醒半失落。

  曾几何时,黄昏雨后,寻罢陌上,无一人翩舞霓裳,无一人携手身旁,无一人相诉衷肠。四下无语,独自行走,任落寞串联成殇。一挪步,又新生种种凄凉。这一刻,谁又能明白繁华景象,终不过烟云一场,可是,谁又在驻足停留,谁又在暗自神伤?

  一抹朱砂惹人醉,一舞长袖使人怜。那一世,我用三生祈祷换你一世邂逅,于是,我们在光阴的转角有了最美的相遇。还记得那日桃花尽绽香满园,风吻篱墙燕呢喃。我轻摇折扇漫步青石小道,看绿苔匍匐在篱墙上甚显得安然惬意。一揉眼,你一袭白衣,迈着婉约的步子向我走来,唯美中透着典雅,却又暗含了你独有的羞涩……有人说,相见亦是有缘,我也曾深信不疑。然而,红尘千年,你会是我今生最美的缘吗?这场意外的相见,这般揪心的留恋,都折煞在了擦肩而过的瞬间。纵有钟情千万种,却未能令你动容,再回眸,望你倩影匆匆。

  当流光暗淡心穹,你的惊鸿一瞥我再也无法冰封。此时,我只愿化作坟前调零的残红,直至静默的死去,徒留一捧尘泥,然后又被无情的吹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评论

热度(9)